Archives for 被遗忘的时光

【三体】——五星非正常角度的书评

小时候因为物资的缺乏和小镇和外界的隔绝,没有多少书可以读。家里有的都是小人书,为数不多的标准尺寸的书籍也只读过一本【今古奇观】。到真正想读书的年龄时却在“考不上的好学校,可以不微笑就走”的忧愁中快速读过。从在中考中顺利考上高中,到高考中没顺利考上理想大学。于是,现在的读书就是兴趣为大。

如同上次刚接触侦探小说一样。在读【福尔摩斯】之前有一种青少年叛逆期的先入为主式的拒绝态度。直到被盖里奇的【大侦探福尔摩斯】吸引后开始读完【福尔摩斯】全集,到现在的读英文原版(虽然这本书几乎没进展,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语言的问题造成没有进展的这个事实)。

对科幻类来说,有一样的背景。在学生时期并非没有接触过【科幻世界】这种在业内很出名也很有地位的杂志,身边也有这种爱好的同学。但是和当时的【意林】比较起来,实在没有吸引力。现在想起来也奇怪,正是想象力泛滥的年龄,为何如此的排斥想象力含量这么高的类型。

我和大部分人一样,都是在看到雨果奖的新闻后才开始阅读【三体】。同时在开始阅读的一个小插曲很值得说。

因为想快速开始阅读,于是直接在网络上找的pdf看,想着如果可以继续看下去就去书店买。毕竟我···-。-#···阅读全文

遥远

首先,这篇半年记需要完成最基本的使命,我想想……

 

六月,老妈身体不适到区医院检查,无碍后回家。

七月,长到28。

八月,不太热的2015年夏天即将收尾,糊墙居然成为一名物理老师。

九月,老妈再次不适,去市区检查,重疾。

十月,国庆加班四天,老妈入院手术。

 

电视剧一样的场景屡屡在身边现场直播,遥远不再遥远。

 阅读全文

魅力神经

现在我已到事情要记录在时间表上的阶段。那些重要,不得不做的事情还是没能100%的记录在大脑。除开因为形成习惯不会忘记的那部分,其他的都会显得局促不安。当只是用简单粗暴的原始方式管理时,碎片时间会不知不觉的紧张起来,仿佛不值得拥有这些碎片。这种紧张会伴随在公车上欣赏蓝天的片刻和午后散步时大脑放空的时光。

最开始以为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做好的结果完全不一样,那么做不好的结果也一样。事实却是,锦上添花做不好的结果比雪中送炭更糟糕——炭没送到还有困境帮助冲淡失败的效果,而花没添好却会有等待开启的礼花和明晃晃的镜子打出原型。

这就是现在。

这里并没有想象前路有多崎岖漫长,来产生足够多的动力泡沫。毕竟,这连情绪都不是。甚至没人能想象如此冷静的键盘敲打会有这种奇怪的句子产生,就如同我在写字的同时还在思考我是如何写字的,同时还想表达出来这一点。

不清楚为什么土地会给人带来身体上的安全感,也就是“脚踏实地”最本身的意思。至于这个词语引申出来的含义有人做得到,有人做不到,一点也不奇怪。

就这样吧。

2015年5月8日,22:44

 阅读全文

我不是一个擅长无聊的人

上次的文章是2014年03月23日。

这是今年最后的一个月份,还有四周即将结束。时间不等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上周日跑遍三大银行,办了三张卡。找廉价数码小店,购置USB充电线。寻优质复印店,打印堆积得不能再堆积的资料。将废弃20个月的自行车拉到车行保养。

这周用掉上个月用加班到凌晨3点的时间休假两天。

周二马不停蹄且充实。

10点起床,拾掇好出门,取回已保养好的自行车。

11点30调整服装,参加老友在小区对面酒楼的婚礼。新娘的名字读音上和白富美同音两字,新郎是我朋友,叫龙海。祝新婚快乐。

13点30回家收拾自行车出发。

15点40经过90分钟的地铁到达大学城,和老友糊墙顺利见面。骑行大学城和寨山坪森林公园。

19点抵达糊墙家中,饭后回走。

20点20骑到地铁站。

22点到家。

周三享受屁股的酸爽半天,下午送方总去机场。

如今的时间戳,越来越多。

流水行云。

劝君多采撷。阅读全文

纤手破新橙

20140323_01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文/周邦彦,【少年游】。

【摄】2014年2月1日,重庆,皂角坪,桐子林。阅读全文

小镇印象

20140223_01

这个小镇是我从小就听说,生活却一直无法企及和到达的小镇。从来都是坐车路过,甚至在我18岁以前从来没有踏上过这个镇子,更不用说游玩。虽说同属一个地貌山脉,却也隔着几座山;虽说同属一个行政区,却毫无往来。在镇上的生活和联系和古代类似,有亲戚在,便会有往来。这次前往是表姐结婚于此,得以赏玩半天。说来也巧,一个发小在几年前迁居于此,也就来过几次。说起其他联系,也有初三的一个奇葩室友的家乡也在这儿;一个多年的老同学父亲也在这里的政府任职;一个初中同学的老家也在于此。

其···-。-#···阅读全文

自我与本我

20140125_01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也很明白,我不能在每次很久没写博客都拿没空和没思绪当成理由和借口。回头想想过去的4个月,总是有很多个念头或者主题什么的来写在博客上。让博客长成荒地就等于承认自己的某个角落成了荒地,无人打扫。荒成这样,天天去图书馆,天天干着“活到老,学到老”的事儿,也是徒劳。总结和规划,样样都得按图索骥的来。更何况是我这等记忆力在大学时代之后就衰退很严重的小伙子。当然,我不会告诉你们,在地铁和赶路的发呆是总结和规划的好时间。挑剔的我,也不愿意写上忧伤的学生时代的···-。-#···阅读全文

老家老猫

20130926_01

【摄】于2013年9月。老家,老猫。

 阅读全文

上个世纪的钢铁

20130830_01

经常怀旧不是好事儿/在前进的路上/偶尔回头看看过去的风景/让你记得从哪儿来/也让你的去路更加坚定和清楚

曾经,这里辉煌不止,是西南的钢铁之母。如今,对面修着连接大学城和江北的双碑大桥,早已经通车的地铁1号线从厂区上方鱼贯而过,不知厂区所在的土地是否已经卖出,而这些建筑的命运是拆迁。

每天上班我都带着好奇心观察着这些安静的破旧不堪的建筑。拾荒者将这里开放的能卖的都捡走;还有老人住在家属区里守着回忆和大楼……

从大门进去,投过门缝和碎窗,还能看到当年的痕迹。又仿佛走到上个世纪,看到多少汗水在这里挥洒,多少人的童年是在这里度过,多少口号在这里喊过。这里的过去永远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多……

该钢铁厂的由来要追溯到……

上世纪民国初期的1919年,四川军阀、重庆镇守使兼川军第五师师长熊克武,为了扩···-。-#···阅读全文

鲜艳

20130717_01

【摄】于2013年7月15日,重庆市沙坪坝区。搬到新公寓的第二个夜晚,时值23点29分,楼下的街道依然如血管般不间工作。搬到新公寓,重庆新生活的开始。从成都到重庆,花了半年。

 阅读全文